今天是:  
农历戊戌年(狗)十一月初四  
 · 《滨海新闻网》、《黄海在
 · 《滨海新闻网》、《黄海在
 · 我县举行“宏大助学金”发
 · 滨海县“最美基层文化工作
 · 李逸浩在县四套班子月度工
 · 莫桑比克发现客机碎片 几
 · 李逸浩在全县群众路线教育
 · 刘德民来滨检查安全生产工
 · 盐城银监分局组团参观滨海
 · 滨海地方税务局公告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 正文

烽火童年
 
作者:王飞吼 来源:滨海日报 浏览次数:4863 发布时间:[2015-9-25]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我的童年是日寇铁蹄踏进家乡,实行烧光、杀光、抢光“三光政策”的童年,是日寇奸淫掳掠、生灵涂炭的童年,同时,也是经受战争锻炼和考验的童年。
  我10岁那年,也就是1940年10月,共产党、八路军来到我的家乡八滩镇开展抗日。深秋的一天拂晓,我还没有起床就听庄邻们大声传呼:“共产党来了,八路军到啦!”我立刻起身,跟随父亲,到距离两公里外的八滩镇迎接大军。一进南城门,在街道对面商铺两边的廊檐底下,席地而睡着一排排的军人,他们一律着灰色军装,为了不影响老百姓生活在夜间开拔过来的。从此,人民政权县、区、乡、保、甲相继建立,我也进入粮西小学读书。
  那时的读书,不像现在在学校上课,而是一切服从抗战,老师陆梦扬是中共地下党员,在他的领导和教育下,成立了乡儿童团,每天要防避鬼子的飞机机枪扫射和投弹轰炸,一天也只能读个把小时书,其余时间都在参加抗日,开展锄霸、锄奸、锄匪活动,每人发一根红缨枪或部队赠送的大刀,昼夜轮流站岗、放哨,盘查过往行人,行人要有人民政权发的“路条”,否则不准通行,遇有可疑之处,立即报告支干班(即武工队)、区队。日寇与伪军当时认为天下就是他们的,肆无忌惮、烧杀抢掠,一边实行“三光政策”,一边还要笼络人心。1942年冬,一个日伪军身穿绫罗长衫,头戴黑礼帽,来到我们学校鼓吹“中日友善”“大东亚共荣”,说的都是日寇飞机抛的传单上的内容,并且还说:“我们是友好的,不要怕,我身上本来穿的是黄军装,脱掉黄军装,我不是和你们一样吗?”他就是日伪军,我们深恶痛绝,一边听他滔滔不绝地讲,一边暗地派其他团员向区大队长季秀喜报告,季秀喜当时就在距学校不到一里路的家里,他立即带领一名队员赶往学校,此时天色已晚,那个日伪军想走出学校回据点,此时他哪里走得了,刚出校门不远就被活捉。当日夜里被镇压。季大队长在抗战期间杀掉33个日本小鬼子,新四军第三师师长黄克诚亲笔题匾“杀敌英雄”,召开颁奖大会为他颁奖。
  除了站岗、放哨、盘查,我们还要向乡亲父老募集韭菜、白菜、南瓜等慰劳新四军。抗战时期,狼烟四起,民不聊生,不像现在到处都有蔬菜市场,军队虽有粮饷,但是蔬菜供给困难,我们就担当起向老乡募集蔬菜的任务。每到一处,乡亲们宁愿自己挨饿,也要把最好的蔬菜交给我们,并特别叮咛“请你们向新四军子弟兵问好!”当我们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把蔬菜送到部队驻地时,首长和战士们很高兴,握着我们的手,亲切地说:“感谢你们的慰劳,请你们代向老乡问好!我们保证勇敢杀敌,回报老乡。”每次慰劳时,首长们总要送给我们一些刺刀、军帽、五角红星等礼品。有时还送给我们一些战利品,如鬼子的钢盔、指挥刀等,给我们用来演戏用。临别时还要拥抱我们亲一亲,远远地还在挥手致意。
  在陆梦扬老师的教导下,我的政治觉悟迅速提高,懂得了没有国就没有家、没有大我就没有小我的道理。组织决定让我担任八巨区儿童团团长,领导全区儿童一齐参加抗日。每天我们要出动宣传小分队,两人一组,写标语,没有笔就用刷锅把子;没有墨,就到乡亲的灶上掏锅烟灰;没有砚,就用小水桶;没有纸,就在乡亲们的墙头上写“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小鬼子滚出中国去”“还我河山”等标语。这样的标语布满了乡乡村村、家家户户的墙壁,有力鼓舞了军民志气。1943年农历正月初五,日寇发动大规模扫荡,此时我正在后案乡唐庄写墙头标语,突然被鬼子包围。鬼子看我手上拿着刷锅把,篮子里还有钢笔、采访笔记本,顿时脸露凶相,手中端着带刺刀的“三八式”步枪直向我刺来,刀尖已靠近我的胸口,我当时束手无策,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从我的右侧冲过来一位年轻妇女,头上戴花,脚穿花鞋,“唰”的一下将刺刀挡开,鬼子一看是个“花姑娘”,便一把将她抓住,放开了我,接着五六个鬼子一齐上来,这位青年妇女被强奸了。时隔几天就绝气而亡。后来当我得知她叫刘嫂后,痛哭了一场,直到现在我虽年已八十有五,每当想起此事就鼻孔发酸,泪水盈眶。就在那天上午,在我家南边约百米处的坟塘里,和我一起写标语的金乃彦被鬼子连戳了50多刀当场牺牲。
  仇恨铸造人的意志,激情锻造人的灵魂。在民族危亡的时刻,1944年春天,我14岁的时候,在陆梦扬老师的启发下,意识到与其在家等死,不如为国捐躯,毅然参加了新四军新安旅行团,从此走上革命的道路。陆梦扬老师当时也被调到主力部队,后任空军某部司令员。
  我的两位同窗好友王月高、刘金山也相继参军,在战争中牺牲。时光飞逝,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每当回忆起他们和我一齐战斗的童年,回忆起同命运、共呼吸的深厚情谊,我情不自禁潸然泪下。敬爱的战友们,安息吧!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闭窗口]  

滨海新闻网    滨海县新闻宣传中心主办
技术支持:滨海人才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1106084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