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农历戊戌年(狗)十一月初四  
 · 《滨海新闻网》、《黄海在
 · 《滨海新闻网》、《黄海在
 · 我县举行“宏大助学金”发
 · 滨海县“最美基层文化工作
 · 李逸浩在县四套班子月度工
 · 莫桑比克发现客机碎片 几
 · 李逸浩在全县群众路线教育
 · 刘德民来滨检查安全生产工
 · 盐城银监分局组团参观滨海
 · 滨海地方税务局公告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 正文

抗日义士毛干臣二三事
 
作者:毛新民 来源:滨海日报 浏览次数:5520 发布时间:[2015-9-25]
  毛干臣,1915年出生于东坎镇一个贫穷的市民家庭,在东坎经营盐业,为人义气,喜交友朋。1943年3月,受新四军第三师八旅政治部委派,在我党地下工作者、革命烈士解舜臣担任会长的东坎商会、东坎维持会协助其工作,表面上“维持”日伪,暗地从事党的地下抗日活动,多次冒着生命危险,送情报、救同志、除汉奸、买军火、购药品……为抗日大业作出了贡献。孰料在1955年“肃反”运动中却因此而获罪,被错误地打成历史反革命,在事隔30年后的1986年获得平反。
  
甘冒风险踏上抗日路
  
  1938年底,解舜臣和妻子庄淑华来到东坎助其父亲行医,后又经商,与同为商人的毛干臣结识,二人志趣相投,相交日深,成为挚友,结拜为兄弟,双方过往甚密,亲如家人。
  1941年夏,解舜臣邀毛干臣和他一起去敌占区的镇江、上海等地,为新四军第三师八旅供给部采购药品、药械、纸张等军需物资。为了完成采购任务、收集日伪方面的情报,解舜臣几次要求毛干臣和他一起,历尽艰险,去敌占区的苏南销售东坎地区的“帮猪”(经过腌渍的整头生猪)、豆油、豆饼、食盐等土特产,采购粮食、药品、子弹、棉纱等军需物资。
  1942年春,八旅供给部在东坎开办阜东商店(该店实为采购军需、收集传递情报的情报机构,解舜臣为该店总账会计),需购大批食盐,决定到“海下”一带开设盐行。解舜臣推荐经营盐业的毛干臣开展这项工作,获得八旅供给部的批准,商店主任、老红军盛高云召集解舜臣、毛干臣等人商议此事,大家认为“海下”一带食盐及经营活动均为海匪刘九功掌控,且又与和平军的防地靠得很近,匪部活动猖獗,要想采购到大批食盐难度大。因时任我樊集乡乡长的大地主吴剑虹是刘九功的先生,且深受刘九功敬重,经反复商量,即由盛高云出面,在解舜臣家里请吴剑虹吃饭,席间毛干臣送学生帖子给吴剑虹,拜他为师。饭后,吴剑虹接受毛干臣的帖子,并同意阜东商店到樊集开盐行。就这样,毛干臣和海匪刘九功成了所谓的师兄弟,后经八旅政治部批准,毛干臣出任盐行经理。
  盐行开起来后,先是购买客商的盐,批量小、价格高,商店决定到盐圩子刘九功处购盐,盛高云请吴剑虹写信给刘九功,并派盐行工作人员张文通送钱给刘九功,订购一万担盐。盐虽陆续运来,但数量有限,远不够军需,张文通又几次去刘九功处催盐,均未见效,商店决定毛干臣去刘九功处商量,毛干臣带着吴剑虹的亲笔信与刘九功会面,刘九功热情接待,师兄弟这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会面很快解决问题,毛干臣顺利完成购盐任务。但这也为他日后留下“拜匪吴剑虹为师、拜海匪刘九功为师兄弟”的祸根。
  1942年底,为了适应抗日形势的需要,阜东县政府保安处锄奸科长范本和组织东坎的解舜臣、毛干臣、顾节桂、高广生等10余人建立了地下联络组织,归属八旅政治部敌工科领导,并和阜东县委敌工联络站取得联系。1943年2月,日寇占领东坎,经我内线人员多方面工作,解舜臣先后取得伪东坎商会会长、东坎维持会会长的委任状,与此同时,八旅政治部派遣毛干臣、顾节桂、高广生3人分头进入东坎协助解舜臣工作,毛干臣负责镇外联络站工作。他从此义无返顾地踏上了抗日救国的道路。
  
灭特除奸“一石击三鸟”
  
  1943年3月的一天,毛干臣送情报回来,路过东坎南面的七里庵,老远看见联络站外围组织成员金癞子。金癞子发现毛干臣后躲避不及,毛干臣走过去问他有什么事?他回答是与季小喜(联络站外围组织成员)约好在此碰头,一起去亲戚家办事。在回来的路上,毛干臣想起金癞子回话时略显慌张、神色异常,觉得蹊跷。第二天遇到季小喜时问及此事,季小喜说没有这回事,他不知道金癞子在七里庵等他,毛干臣顿生疑窦,将这一情况立即回报给解舜臣,二人联想到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令人颇为纠结而又一直未解的事,八旅24团根据联络站情报,欲乘东坎敌人空虚之机收复东坎,行动刚开始,即发现日伪军分别从阜宁、响水两地及时赶来增援,致使行动不得不被迫取消。现在遇上这件事,二人不约而同怀疑内部是否出问题,于是设下一计。4月初的一天,毛干臣通知金癞子到指定地点参加学习,正在学习时,联络站的高广生、韩子宽来了,毛干臣当即要他俩迅速通知有关人员,着手准备干粮和担架,以备次日晚24团偷袭八滩之用,并嘱咐要严格保密,二人应声而去,实际上他们是去七里庵布控。当日晚10点左右,金癞子鬼鬼祟祟地窜到七里庵,迅速取下墙上的一块活动砖,把24团次日晚偷袭八滩的情报放进去,刚要把活动砖放回原处时,被逮个正着。经连夜突审,金癞子交待,他是由表哥、日本特务梁怀春介绍加入日本特务组织的,曾几次给日本人送去情报,获得日寇嘉奖。
  梁怀春时任伪东坎区队长,而时任伪东坎区长的朱克信与他正为一情妇争风吃醋,且有分赃不均的矛盾,二人都是铁杆子汉奸,作恶多端,民愤极大。解舜臣与毛干臣、顾节桂商量,要利用金癞子事件严惩这两个民族败类,于是着人模仿梁怀春的笔迹,写一纸条,要金癞子联系锄奸小分队,除掉朱克信。待镇压金癞子时,将这一纸条放在金的口袋里,镇压后再搜身,从尸体的口袋里翻出这张纸条,之后,我方人员从中大做文章,把纸条上的内容进行传播。一时梁怀春要除朱克信的事成为街头巷谈,有人议论说除掉了朱克信后,梁怀春还允诺要给金癞子几根金条作为奖赏等等,致朱、梁二人的矛盾加剧,终于演出轰动一时的“朱克信火并梁怀春”的闹剧,梁怀春被置于死地,朱克信被停职检查。后通过我内线人员的疏通,让已被我方争取过来的伪区行政助理兼区大队副卢志超接任了伪区长,至此,取得了“一石三鸟”的战果。
  
多方周旋蒋英脱虎口
  
  1943年春,新四军第三师八旅供给部副部长李锡铭之妻、八旅卫生队队长蒋英刚巧有孕在身,为防日寇第二次大扫荡,八旅首长决定,把蒋英由天赐场(今天场)转移到獐沟打埋伏。
  当年3月下旬的一天,因叛徒出卖,日军带着伪保安朱保元部,有目的地去獐沟扫荡。在獐沟,他们把全村人赶到一起要粮食,问话中听出蒋英不是本地人口音,认定她就是共产党派来的民运工作队员,于是把她绑起来押解到东坎投入监狱,伪县政府情宣科就此大做文章,编造缮印所谓“自首书”大肆宣传。
  蒋英被捕后,三师及八旅首长张爱萍、洪学智、刘震、李雪三等人非常关心和重视,八旅敌工科长郑文普组织启动内线营救。解舜臣接到任务后,当即和毛干臣研究营救方案,因伪警察局安排看守蒋英的是两个人,一位叫杨芳,出身贫苦农民家庭,为人忠厚善良,丈夫在伪警察局做炊事员,她靠替人家洗衣服谋生,随丈夫一起居住在警察局;另一位是伪警察局的王姓巡官,20多岁,徐州人,有正义感。针对这一情况,解舜臣、毛干臣研究决定,二人分头做杨芳和王巡官的工作,待摸清情况后再考虑营救方案。
  解舜臣在做好杨芳工作后和蒋英接上了头。不久,杨芳给解舜臣捎来口信“日军驻东坎中队队长卫藤欲娶蒋英为妻”,解舜臣把这一消息立即报告八旅首长,旅首长当即指示,将计就计,答应卫藤要求,但要等孩子出生后才能完婚。蒋英按领导指示作了答复,卫藤表示同意,这样有效地拖延了时日,争取到充裕的营救时间。期间,毛干臣和王巡官交上了朋友,在不断接触、交往中,让他认清民族大义,并对他进行政策攻心和前途教育,还给了他一笔钱,他表示要弃暗投明,希望能尽早地逃离虎穴,结束汉奸生涯。
  5月中旬的一天,解舜臣、毛干臣得悉,驻坎日军要换防赴徐州,伪县政府于5月19日晚设宴欢送,二人研究决定,抓住这难得的有利时机迅速展开营救行动。毛干臣雇用家住北圩河的贫苦人戴古才,至时由顾节桂守在北圩河边和戴古才一起接应蒋英。
  5月19日晚,身着灰色长衫的毛干臣站在监狱大门口南不远处的布告栏前,佯装看布告,不一会儿,蒋英乘晚饭后“放风”之机,和王巡官一起走出监狱大门,毛干臣见状,迅即往北,经过监狱大门口,径直向北圩河边走去。蒋英按照事前约定,跟着毛干臣尾随而去,此时的王巡官也逃离虎穴。蒋英由戴古才背着趟过北圩河并安全送到我方据点,见到了岸边接应的同志,蒋英就此化险为夷。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闭窗口]  

滨海新闻网    滨海县新闻宣传中心主办
技术支持:滨海人才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1106084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