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农历戊戌年(狗)十月初九  
 · 《滨海新闻网》、《黄海在
 · 《滨海新闻网》、《黄海在
 · 我县举行“宏大助学金”发
 · 滨海县“最美基层文化工作
 · 李逸浩在县四套班子月度工
 · 莫桑比克发现客机碎片 几
 · 李逸浩在全县群众路线教育
 · 罗志军考察临海高等级公路
 · 盐城银监分局组团参观滨海
 · 刘德民来滨检查安全生产工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 正文

解剖者
 
作者:周加军 来源:滨海日报 浏览次数:4381 发布时间:[2015-12-25]
  我自个儿戴上白口罩和白手套,又戴上一顶特制的帽子。助手又帮我穿上一件消过毒的防辐射服和一件白大褂,接着他拿出一根白布带绕着我的腰,把防辐射服和白大褂在我的后背勒紧,勒得我差点喘不过气来,最后他把两个结头绑在一起,打了一个死结,说了一声,好了。这样我被全副武装成了一个严肃的解剖者。事实上,我不得不接受这样的武装,因为这是一个可怕的患者,CT检查显示他没有脑髓,也没有肝脏。一个没有脑髓、没有肝脏的人居然几十年一直活着?这真是一个医学奇迹!
  为了弄清这个奇迹,医学委员会研究决定立即给患者动手术,以便查明症结所在,并且决定这个手术由我来做。听到这个决定,我感到十分的骄傲与激动,但冷静下来又感到十分的担忧与害怕,我并不怕手术会失败,40多年的手术经历,证明我并不是一个万无一失的主刀手,事实上我多次失过手,被那些患者的家属当众打耳光更是家常便饭。譬如,我会把盲肠当做阑尾切除,把心脏当胆囊摘除,把动脉与静脉搞错,像这样的错误,我也记不清有过多少次。我推辞说,并不适合做这个手术,但是领导非要让我做这个手术,说我胆子大,世上没有我不会做的手术,也没有我做不了的手术。
  然而,今天这个手术非同寻常,给一个怪物做手术,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虽然他有人的特征,会说人话,会吃人饭,但是,一想到他没有心脏、没有脑髓,我的心里就有点发麻,手心发麻、腿脚发麻,拿手术刀的手一直不停地抖动,脸上黄豆粒大的汗珠往下滚。助手用了3条干毛巾,才止住不断滚落下来的汗珠,他又在我的左右口袋里塞满像钱币的卫生纸,这样拿手术刀的手才稍微不抖。
  我闭上眼睛,尽量不看周围的助手,也尽量不看蒙着白布的患者,这样反而增加了不少胆量。
  助手掀开了白布,患者干瘪的胸部立即袒露出来,我注意到他的胸口上有一根细微的胸毛,我感觉它在摇晃,我的眼睛也跟着摇晃,是不是还没有麻醉?我惊恐地问道。
  那个戴着一副大眼镜的麻醉师嘲笑我说,怎么可能呢?都用的是进口麻药,麻醉的时间正好,麻醉的药量也正好,现在正是动手术的最佳时间,要不一会儿麻醉期就过了。
  但是,我根本不相信他的话,又觉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骗子,甚至怀疑自己是一个刽子手,手里拿的不是一把手术刀,而是一柄斧子,或者是一副凿子,用它们劈开,或者凿开一个活体的胸膛,打开它,研究它到底是人类还是怪物,虽然我天生就不是一个刽子手。
  在场的所有人都催促我快点下手,我知道他们不是想看我精湛的医术,只是急于想看到推测的结果,使我怀疑他们并不是救死扶伤的天使,而是一群事不关己的看客,所以我偏偏不想使他们的欲望得逞,直到领导通过监控的喇叭一遍遍地向我喊话,甚至威胁要取缔我全国名医的光荣称号。听到这样的恐吓,我彻底崩溃了,不顾一切地举起了手术刀,如屠夫般地对准那根胸毛戳了下去。就在手术刀接触到患者皮肤的一瞬间,他杀猪般地嚎叫了起来,在手术台上乱蹬乱踢,吓得旁边的助手们赶紧上来按住他的手脚,麻醉师也一下子慌了神,赶忙把针筒里剩下的半筒麻醉药全部推进他的静脉里,他立即眼珠暴突,肌肉僵硬,如死人一般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经过一番惊吓,我的胆子反而大了起来,三下两下就用手术刀划开了患者的胸膛。正如CT检查的结果一样,患者并没有肝脏,这个结果惊呆了所有在场的人,不用说他也一定没有脑髓。领导通过监控也见证了整个手术过程,无疑这个结果是他想要的,他对我大赞一番,说我勇气可嘉,够得上名医称号。我一边擦拭脸上的汗渍,一边对他表示感谢。
  领导立即命令我把患者的胸部缝合起来,并让大家对手术的整个过程与结果守口如瓶,并责成我立即对患者进行调查。
  接到命令后,我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一整天,但是并没有思考出一个合理的结果来。我决定去拜访一位德高望重的生物学家,他是研究人类进化方面的专家。我好不容易见到了那位专家,他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接见了我。我刚想向他请教,他就摇摇手说,这是你们医学方面的事情,本人不便过问。但是我一再要求他给予我帮助,并且表现出一个甘做小学生的姿态来,低声下气地请他哪怕谈一分钟也好。最后,他被我的诚心打动了,倚靠在宽大的椅子里,向我讲述人类进化方面的问题。当他讲到人类原本有尾巴的时候,我禁不住插嘴,问道,这跟医学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他惊讶地说,其实医学问题也是进化问题。你解剖过一个外星人吗?他这样问我。
   为什么要解剖外星人?难道这跟我们医学关系紧密吗?
  怎么不紧密?如果你解剖了,你也许会发现他们并没有肝脏,甚至连呼吸系统都没有。
  你这样说,难道说我刚刚解剖了一个外星人?
  你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听明白了吗?我现在向你灌输进化与环境的关系,你不是想弄清患者为什么没有肝脏和脑髓吗?
  你难道要我首先弄清外星人来自哪里吗?
  你怎么这样不开窍呢?他责怪我说,你为什么不去调查一下患者生活的环境呢?
  他的一番话让我恍然大悟。
  于是我立即率领一支调查队伍去患者的家乡实地考察。患者的房子坐落在一座光秃秃的小山上,他的乡亲们也住在光秃秃的小山上,且每家都占领一个小山头,有点占山为王的意思。当那些害羞的乡亲们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让我大吃一惊,他们个个面黄肌瘦,眼珠暴突,鼻子塌陷,嘴巴前拱,行动像3岁孩童,而且语言和思维也像3岁孩童。
  当我说明来意的时候,他们不再害羞了,纷纷从隐藏的碎石后面哭着出来。一位长者拉着我的手,嘤嘤地哭个不停,哭得很委屈。他请我们坐在低矮的土墩上,自己则盘腿坐在一个土堆上。他说,见到你们真高兴,日夜盼望终于把你们盼来了,要是早10年,甚至早5年来,我都会摘一筐又大又红的野山果招待你们……
  野山果?在哪里呢?同伴插话问,自从进山以来,我们可一棵树都没有看见。
  可不是,10多年前我们这里就有大型采石场了,近年来又兴建了许多小型采石场,用不了多久,我们连住的小山包都没有了,因此哪里还有野果树?早被砍光了,他领着我们站在小山的最高处,指着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烟囱说。
  我问,那些都是采石场吗?
  不完全是,各种工厂都有。
  都是哪些工厂呢?
  采石场、化工厂、炼油厂……
  这可是块宝地!同伴们发出一片赞叹声,当看到远处一条耀眼的泛着黑光的玉带的时候,兴奋地大叫起来,看一条宽阔的油沟向我们走来!
  那不是油沟,那是水沟!
  什么你们一直吃那样的水?难怪你们嘴里喷出的都是浓浓的石油味!
  老人痛苦地闭上了双眼,眼眶里淌下了两股油黑的泪水。
  一回来,我就把调查结果向医学委员会的领导作了一个详细汇报。他说,出于人道主义,应该立即给村民们做一个全身检查,看看他们还有哪些疾病。
  检查的结果让我们大吃一惊,这些村民与患者一样都没有肝脏与脑髓。
  难道这是进化的结果?我把检查结果通过电话告诉生物学家,希望与他进一步沟通,他听完一言不发就把电话挂掉了,我知道他心里一定难过极了。我又把调查结果结合医学知识,从进化的角度写成一篇有学术性的建议呈报给了领导,他立即在上面批示道:此事一定要从医学的角度慎重研究,再解剖几个活体,写一个详尽的报告,尽快向上级汇报,请求进一步指示。
  按照领导的指示,我们又立即解剖了几个活体,掌握了更多可靠依据,写出了一份资料详实的报告。报告上报后,从春天等到了冬天,又从冬天等到了春天,上面并没有给我们任何指示,也许他们要亲眼看到解剖更多活体才会采取措施。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闭窗口]  

滨海新闻网    滨海县新闻宣传中心主办
技术支持:滨海人才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1106084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