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农历戊戌年(狗)九月初九  
 · 滨淮镇农民王兆洲喜获国家
 · 拆迁安置房可办公积金贷款
 · 公安局开展廉政教育活动
 · 向着健康服务均衡化目标迈
 · 《滨海新闻网》、《黄海在
 · 《滨海新闻网》、《黄海在
 · 杨岳来滨视察
 · 八滩酒文化小考
 · 滨海“建港之梦”溯源
 · 旧时农村耕犁趣谈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 正文

旧时农村耕犁趣谈
 
作者:徐寿春 来源:滨海日报 浏览次数:15673 发布时间:[2016-10-24]
  犁是一种耕田翻地的农具。犁和犁田的影像,一般定格在四五十岁人的记忆里。而上世纪90年代后的广袤田野,不管在滨海的渠南渠北,还是全国的广大平原农村,那种一头耕牛,一张木犁和一些弓背耕地的老农等背影,只能是记忆中的事了。
  有田就得耕种,耕种才有收获。在没有现代化耕种工具的历史长河中,人们发明了犁,广大农村使用上了耕田的木犁。犁似一张弓,它虽有水犁和旱犁之分,但都是由木质的犁辕、犁柱、犁床、犁梢、犁担和铁制的犁铧、铲头及其配套的轭头、绳索等要件组成。一张犁是否顺手好用、省力耕深,关键在于取料和串犁技术上,其最讲究的要算是老木匠的串犁手艺,往往为一根上好的犁辕,能在四邻八村跑上几天,寻找合式的桑树,确保树形弯得恰到好处。记得老家有一木匠,他制作的犁辕、犁梢,选料长短、粗细得当,弯曲度得体、合手,用起来不挖深、不踏浅,用户常拍手叫绝,称他是最拿手的“串犁手”。
  犁田翻土,越翻越肥。我们家乡犁地的方法,首当其冲的是牛拉犁,也就是人畜合力耕地,把轭头、绳索套在犁前的牛身上,人在后面扶犁梢, 吆喝赶牛,不管是耕水田还是旱地,都是一犁犁、一趟趟、一圈圈地耕翻着。当然,牛耕地的技术和开墒“本领”,都是要人工培训的,达到人畜默契“合作”,方可正常“作业”,耕出3寸左右深的标准地来。人拉犁,则又是另一种耕田形式,多是牛力不足和“四夏”大忙赶季节时,人干牛的活,四五个人拉一张犁,一名男耕田手扶犁梢,前面有一根主绳索由主引者背力前行,两侧分别由其他几个人用绳子牵拉着主绳。拉犁时,人们弓着腰、面朝地、身前倾,两腿用力后“蹲”,形似黄河道上的纤夫,不仅要步伐一致,同时迈右腿或左腿,还要有力并掌握好节奏,和后面的人共同发力,劲往一处使,这样才能规避拉不动、“滑毛犁”,或耕得像蛇游似的不标准。特别在那集体化的耕种年代,拉犁者还不时发出“加油干哪”等粗犷的号子声,以鼓舞士气和干劲。绞关犁是人民公社化“大跃进”时期发明的,它有人力和电力之分。电力绞关犁多用铁制的双轮双铧犁为耕田农具,以经过改进的电子绳索牵引机,放在田埂的两头,接上电源,通过绞盘上的钢丝绳,来回牵引固定在桩体上的人扶犁,犁铧翻起的泥土,又深又快,远比人或牛拉犁效率高。人力绞关犁靠人工用绳索在田头来回拉引,同样比人拉犁省力、省时、省工,具有一定的革新效果。
  犁田既是一门技术活,也是一门脏活、累活。一个好的耕田手,都是经过“拜师学艺”的,往往要学半年到一年才能“出师”,从而扶稳犁梢,掌握翻土的深浅,犁头的大小,用好手中的牛。一个耕田手要称职,还得有责任心,才能避免深浅不匀等现象发生。特别是上世纪50年代未回旱的老沤田,耕田更是一门苦差使,往往一到开春,水田还结着冰,耕田人上身穿小棉袄,下身穿单裤,披着一条保暖护衣的旧麻袋,下到齐大腿深的沤田,冰凉冰凉的,冷得浑身直打颤,深一脚浅一脚地踉跄前行。有的人脚上划破的口子和裂开的口子一道道,手、脚和耳朵都生了冻疮。也有的人受了风寒,膝关节等疼痛很是难受,但他们犁田的决心和行动却从不退缩,因为他们知道,“犁头有油”“春三犁、秋三担”,眼下的辛苦可以换得秋熟高产。
  犁在泥土里出没,铲头、犁铧通过人牛的“合作”,翻起一层层泥土香,垒出一条条墒沟线。到了插秧、种麦的大忙季节,又是一番景象,满田野的牛“装束”、人“哩哩”、鞭稍声,叫人看了听了,另有一翻新意。牛角挂草把,有的左角挂、有的右角挂、有的两角都挂,从询问老农得知,耕田讲究犁直,牛角挂草把,目的在于遮住牛眼斜望的视线,让牛一个心眼地朝前看。特别是开墒沟,讲究直线到头,在牛的左右两角都挂上草把,使牛左顾不行,右盼不能,直线犁墒效果好。牛嘴戴“口罩”,用的是麻绳或草绳编织的网袋,套在牛嘴上,可阻止牛啃庄稼和不听使唤,去其无心耕作的陋习。“哩哩”声、鞭稍声,是耕田人催牛前行的“杰作”。“哩哩”音节变化虽不大,但有徐缓、短促、高亢之分,平时耕田犁地,人与牛之间因隔着一张大木犁,距离较长,操犁者左手扶着犁把,右手拖着丈把长的粗皮(麻)鞭,口中打的“哩哩”悠扬徐缓,间或扬起长鞭,在空中抖划出“噼啪噼啪”的响声,警示牛儿要加快脚步前行。打哩哩对耕田手来说,也是一种劳动欢愉,起到解疲乏、提精神的作用。因而耕种季节,田间欢快而响亮的“哩哩”声和鞭稍空击声不绝于耳,哩者不烦,听者不厌。
  犁,对于久居城市的人来说,业已退化成汉字概念了,即便在农村,现在也难觅其踪影,早已弃之如敝屣。随着犁进入历史博物馆,拉犁的牛成了餐桌上的美食,串犁的师傅和耕田手变成了机械作业的能工巧匠,在农业机械化、现代化的今天,让造型别具一格、形似拉弓、曲辕锋铧的犁,永远成为我们的记忆吧!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闭窗口]  

滨海新闻网    滨海县新闻宣传中心主办
技术支持:滨海人才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1106084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