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农历戊戌年(狗)七月初八  
 · 滨淮镇农民王兆洲喜获国家
 · 拆迁安置房可办公积金贷款
 · 公安局开展廉政教育活动
 · 向着健康服务均衡化目标迈
 · 《滨海新闻网》、《黄海在
 · 《滨海新闻网》、《黄海在
 · 杨岳来滨视察
 · 八滩酒文化小考
 · 滨海“建港之梦”溯源
 · 旧时农村耕犁趣谈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 正文

八滩酒文化小考
 
作者:戴益民 来源:滨海日报 浏览次数:14434 发布时间:[2016-10-24]
  明末清初,八滩一带是芦苇丛生的海滩,周边无地贫民迫于生计,不断迁此烧盐、捕鱼、狩猎。后因人丁增多,除老滩外又相继有王家滩、沈家滩、蔺家滩、喻家滩、于家滩和卫滩等“滩”出现,统称八滩。    
  清康熙年间,八滩建镇,历经雍正、乾隆、嘉庆、道光诸朝代的发展,至民国初年,已有商户300多家。其中一等商号有8家,时称八大字号,即,三大商店、五大坊:鼎和、乾和、同和三大油坊和允大、公和两个槽坊。三大商店即裕升、日升、公和祥三店。二等商号20余家,如赵裕源、怡和祥、泰丰、朱源升、万盛祥等。三类小字号100余家,一般都是夫妻店,丈夫进货、妻子站店,不用雇工。此外,后街还有很多散落的商铺、摊贩和手工作坊,诸如皮坊、染坊、磨坊以及蜡烛坊、制硝坊、糊扎坊、银匠铺、铜匠铺、铁匠铺等。西门外是猪市、牛市、柴草市。每逢三、八集期,大街小巷、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但最兴隆的还数允大、公和两个槽坊周边的雅聚、瑞丰、兆盛、馥昌四大酒馆和十里香、醉仙楼、品泉坊三大酒楼,最具浓厚的酒文化氛围。在这里,所有牌、匾、对联、条幅、字画无不酒气冲天,诸如“斟盏隔壁醉,开坛对门香”;“一醉千愁解,三杯万事和”等语。更有甚者,有些酒家还借文人之笔,将酒力捧到了极致:“酒气冲天飞鸟闻香变凤,金箔落水游鱼得味成龙”;“远客来沽只因开坛香十里,近邻不饮原为隔壁醉三家”。每逢集期,一些赶集的灶民、渔民和一些花不起大钱上酒馆酒楼的挑葱卖菜者,有时仅花几文小钱,买几碗白酒,或广场或路边,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席地而坐,大饼、萝卜干就是下酒小菜,用他们的话说这叫“君子有酒不问菜”,喝酒划拳,乐成一堆。
  五醍浆之所以名满海内外,除了运用“老五甑”的酿造工艺外,主要得益于八滩本地鸭蛋汪之水。民间是这样传颂鸭蛋汪的:“甘洌神泉鸭蛋汪,醇和醑济浴高粱。琼浆勾兑赖神手,满溢人寰五醍香”。鸭蛋汪是古黄河的杰作,传说泉眼直通黄河。周边土质多属肉红色粘土,含有能产生窖香前趋物质的芽孢杆菌,用此土做发酵池,能使酒质醇浓绵软,香甜兼备。这里是黄河故道,沙层较厚,过滤性能好,因此水质清澈透明,绵软甘甜,为酿造五醍浆大曲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遂使得八滩这个濒海小镇成了名酒之乡。1943年,日本侵略者的炮火将八滩镇夷为平地,酒坊也惨遭厄运。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闭窗口]  

滨海新闻网    滨海县新闻宣传中心主办
技术支持:滨海人才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1106084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