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农历戊戌年(狗)九月初九  
 · 滨淮镇农民王兆洲喜获国家
 · 拆迁安置房可办公积金贷款
 · 公安局开展廉政教育活动
 · 向着健康服务均衡化目标迈
 · 《滨海新闻网》、《黄海在
 · 《滨海新闻网》、《黄海在
 · 杨岳来滨视察
 · 八滩酒文化小考
 · 滨海“建港之梦”溯源
 · 旧时农村耕犁趣谈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 正文

滨海“建港之梦”溯源
 
作者:韩立坚 来源:滨海日报 浏览次数:16777 发布时间:[2016-10-24]

  滨海港已成为江苏沿海开发的重要节点,是滨海乃至盐城新的经济增长极,是滨海百万人民的希望所在。作为亲历者,我觉得有责任准确回忆建港这段并不遥远的历史,让人们弄清楚当年县委、县政府是如何正确决策的,应从中得到哪些教益。

  “百年之梦”:只能是筑堤护岸
  
  现在人们的口径都讲滨海建港是滨海人民的“百年之梦”。如果作为诗句或口号也许可以说说,但事实上不太符合历史真实。
  百年,也就是1912年,满清让位,民国刚刚建立。那个年代,正是滨海海岸遭受海潮严重浸蚀的年代,大片土地倒向大海,泥沙被湍急的海流移向南方海岸。自清咸丰五年(1855年)开始至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滨海海岸从小另岸塌到六合庄,蚀退17公里之多,年均蚀退147米,严重被蚀的年份海岸后退500米,海边住户不断向内地迁移,有的先后迁移达8次。《滨海县志》记载:民国十一年(1922年)海啸,海堤被冲毁,套子口两岸滩地及开垦的土地全部被淹,庄稼无收,民不聊生。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8月30日(农历7月16日),发生海啸,飓风肆掠,暴雨逞凶,当日下午,沙堤崩塌,直至第二天东方启明,海潮始退,沿海3000多人被淹死。为了抵御海潮侵蚀,滨海沿海先后修筑西辽堤(士绅组织民众修筑)、垦务堤(江苏省垦务局垦务公司修建)、公司堤(南通实业家张謇盐垦公司修建)、韩小堤(国民政府江苏省主席韩德勤应滨海士绅庞友兰、杨芷江多次吁请拨款修建),但这些海堤堤身短,只能阻挡一般潮汛,大潮时则无济于事,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大海啸时,全部被毁。直到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阜宁县(当时包括今滨海县)抗日政府县长宋乃德组织1.5万民工修筑头罾至扁担港42公里主海堤,即今“宋公堤”,滨海海岸才得到大体保护。
  以后又经过6次加固,另建农场堤、外海堤,对滩涂进行保护开发。主海堤虽然在抵御海潮浸蚀上发挥极为重要的作用,但由于海潮大汛破坏力强,沙土堤防御功能有限,所以滨海始终面临海潮浸蚀的严重威胁。每年大汛,县委、县政府主要负责人都要身临一线,组织沿海乡镇干群严防死守,随时待命抢救被毁决口,情况危急时,抱着与海堤共存亡的决心,与海潮搏斗。直到近10多年,国家投入大量资金,资助滨海建筑石护坡和抛石丁埧、顺埧,治海才取得决定性胜利。在这个漫长过程中,滨海人民特别是沿海乡镇的干群,最大的心愿和梦想就是修筑坚固的海堤,保护处于大片崩塌危险的海岸、保护家园、保护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
  再从抵御外敌入侵的角度看。早在明代,小股倭寇时常沿射阳河一线入侵烧杀,沿岸军民奋起抵抗。抗战时期,日军从射阳河口和陈家港登陆,而滨海渠北海岸因是大面积淤滩,无港可进,日寇无法登陆,其后只能从陆地迂回入侵。解放后,特别是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时期,滨海沿海虽然遍筑工事,密布军队,但因无港口,所以形势比较缓和,人们以无港口为幸。
   这种自然和政治上的县情特点,决定了全县上下的“百年之梦”,只能是保国土安全,又有谁会做“建港之梦”呢?
   

  滨海“建港之梦”:只有20多个春秋
  
  滨海建港之梦好像来得有些突然和偶然。1992年春节后上班不久,得知有省专家在县建设局召开座谈会,我(时任县委办副主任、县委研究室主任)就安排当时的县委办秘书蒋开连参加会议。会上,南京大学副教授郑弘毅、省规划院二室副主任邹军和省水科院一位专家发言,他们对加强滨海建设提了一些建议,特别是对滨海可建特大型港口的建议引起蒋开连的注意。原来,南京大学等单位的教授和专家先后几年在滨海对海岸开展系统调查,对-10米、-20米等深线、海流及滩涂侵蚀规律作了观察和记载,绘制成图表,作为科学研究成果带回,并未与地方政府沟通,所以县级有关部门对此不知情,更没有人过问。蒋开连感到专家们关于建港的建议很重要,就向他们要了关于滨海中山河口沿岸的考察材料带回,告诉我滨海可建特大型海港。我听了感到意外,一边听蒋开连关于座谈会精神的详细汇报,一边翻看资料,不由感慨万千:滨海面临的这片历史上多灾多难的苦海滩、穷海滩,竟是可以开发成特大型海港的黄金海岸。我立即向县委领导汇报,并组织办公室以《滨海海岸可建特大型港口》为题,向省、市委报送信息。同时,我把郑弘毅、邹军给的考察材料和建议,以《关于建设滨海海港的考察和建议》为题,整理成文,准备以郑、邹二人和蒋开连名义发表,但蒋开连不愿联署,他认为,以二位专家名义发表更具说服力。我同意他的意见,即以郑、邹二人名义,在1992年3月5日,发表在县委内刊《参阅材料》第3期。
  信息向上报送和《参阅材料》发送后,“滨海中山港可建特大型港口”的消息不胫而走,惯受海潮侵蚀之苦的人们将信将疑,曾任滨海县委书记、时任盐城市副市长的徐其耀感到不可思议,他说:“滨海还能建设大港?”后来,我到市委办公室参加会议,时任市委秘书长刘万琳说:“听说滨海可建特大型港口,到底怎么回事!”我回答:“我们有专家考察的依据!”我乘机把专家考察的成果在会上宣传一番。
  从那以后,县委组织县委办公室和有关部门积极开展关于滨海建港的调研论证。《水利经济》1992年第3期发表县委办公室、县水利局联合撰写的研究论文《对沿海不发达地区对外开放的重新思考》。这篇论文首次提出:“从废黄河口至扁担港10余公里的海岸线,距-10米等深线仅3.5至4公里,是全省海岸线中-10米等深线距岸边最近、建港投资最省的地段。加之没有拦口沙,具有建设10至20万吨级规模的大型、特大型海港得天独厚的条件。”论文建议把“滨海港建设列入‘十五’规划”。
  滨海港建设问题逐步引起各级领导和有关方面的重视。1992年10月,我县成立海港筹建指挥部。1994年县政府发文,成立“中山港筹建指挥部”(因位于中山河口,故名“中山港”;后因避免与广东省中山市港口同名,遂改称“滨海港”),滨海港口建设不但成为滨海“以港兴县”的发展战略,而且先后被列为市、省发展规划和国家关于江苏沿海开发的发展战略。2000年,按照“建小港、带大港”的发展战略,我县自筹2300万元,建设一座3000吨码头,为滨海港建设奏响了序曲。2008年12月18日,国家电投与盐城市政府签约,拉开了滨海港建设的序幕,滨海建港之梦就此成真。

  “建港之梦”:滨海人的宝贵财富
  
  作为能源港、产业港的滨海深水大港,目前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中,央企和省、市领导作出了高度评价,把滨海港视为江苏新的重要经济增长极,滨海人民也把这一宏大工程视为滨海的希望所在。我们在充分认识滨海建港的重大经济价值的同时,还应从中得到一些规律性的认识。
  —— 必须善于捕捉、研究和充分利用有价值的信息,及时抓住历史性发展机遇。现代社会是信息社会,谁善于捕捉和利用好有价值的信息,谁就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机遇、就能抢占发展的先机。滨海人为什么敢于在“苦海”“穷海”滩上做起前人不可能做的“大港之梦”?其中,一个很突出的因素就在于滨海人重视专家研究的成果和提供的信息,并加以运用。当年,滨海人一方面认真调研,一方面为建港鼓与呼,使“建港”逐步成为上下的共识,并付诸行动。许多人为此作出默默奉献,蒋开连就是其中一员,由于他敏锐地发现这一信息,使滨海建港有了科学依据,他因此被人们亲切地称为“蒋大港”。县委、县政府领导一旦掌握了可靠的建港信息,就迅速组织专家论证,果断决策,抓住这一得天独厚的发展机遇。在滨海经济发展中,我们就需要大批这样思想敏锐、事业心强、甘于默默奉献的人才,能够及时发现和抓住各种机遇,把滨海的事办好。
   —— 必须坚持改革开放,充分利用八方资源,加速滨海发展步伐。改革开放是发展的强大动力,滨海港建设雄辩地证明这一不容忽视的规律。建设现代化深水大港,从钳型防波石堤的建筑,到港池的开控,码头的铺设,疏港航道和公路的建设,港城、港区和港口的配套,若干重特大项目的落户,需要巨额的资金,仅凭我县一县之力是不可想象的。这一过去人们想也不敢想、看似无解的难题,在改革开放中被迎刃而解。国家电投与我县签署百亿元的投资大单,首期投资近10亿元,筑起了宏大的港口钳型石堤,国家电投、中海油、协鑫集团、大唐发电等大型企业相继入户,为滨海大港建设提供了庞大的经济基础,使滨海港建设逐步成型。滨海港的建设得益于改革开放,要把滨海港建成黄海明珠,需要我们在改革开放中迈出更大的步伐,善于与更多国企、央企联姻,敢于与世界500强牵手,借五洲之财圆滨海大港之梦。
   —— 必须坚持立足长远,充分发扬接力赛精神,把滨海的事业做大做强。要开创一个地方的大业,就必须有一种长远眼光和胸怀,有一种接力棒传递和铺路石精神,有一种成功不必在我的境界,必须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以贯之坚持下去。滨海港之所以能够从无到有,越做越大,梦想成真,得益于滨海历届领导班子锲而不舍的精神。建设大港,从项目洽谈到项目论证、立项、报批、实施,需要相当长的周期,不但以往历届县委、县政府在建港过程中只有付出而不可能见到回报,即使现任领导要想收建港之效也需要相当时日,急功近利是办不了这一经世伟业的。因此,滨海港建设是历届和现任领导创业滨海、奉献滨海的一座丰碑。滨海港的建设精神是滨海的传家宝,值得世代传承。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闭窗口]  

滨海新闻网    滨海县新闻宣传中心主办
技术支持:滨海人才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1106084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