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农历戊戌年(狗)九月初九  
 · 滨淮镇农民王兆洲喜获国家
 · 拆迁安置房可办公积金贷款
 · 公安局开展廉政教育活动
 · 向着健康服务均衡化目标迈
 · 《滨海新闻网》、《黄海在
 · 《滨海新闻网》、《黄海在
 · 杨岳来滨视察
 · 八滩酒文化小考
 · 滨海“建港之梦”溯源
 · 旧时农村耕犁趣谈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 正文

滨海农耕文化系列之连枷
 
作者:徐寿春 来源:滨海日报 浏览次数:4320 发布时间:[2018-6-1]

  连枷,这一老祖宗留下的稻麦脱粒农具已有几千年历史了。《农政全书》记载:“连枷,击禾器”“连枷响,麦登场。”今天,脱粒机代替了打连枷,联合收割机又代替了脱粒机,但麦收打连枷的那股气势,那种“噼噼啪啪”的你追我赶场景,却一直留在滨海人的记忆中。
  连枷的结构比较简单,主要分枷柄、枷仔、枷轴三部分。枷柄由1.5寸左右直径的细圆木或毛竹片制成,长约5~6尺,其中较粗的一头凿有连接枷仔的圆眼;枷仔选用竹片或细桑树条做成,6~8根,每根长2尺多点,用细牛皮缠绕成片叶形,并在其一端刻上凹槽和可装坚实木质的圆枷轴;枷轴插入枷柄,并予以固定。这时,操作者持柄360度旋转,枷轴带着片叶,就可拍打地上的谷穗了。
  打连枷这种农活,就是把稻麦穗或其他植物穗子上或荚角里的粒子打下来,它用的是腕力和巧力,一定要掌握好平衡技巧。初学时,不是旋不圆,常打“触”,就是打不下穗粒,甚至连枷打坏。哪怕就是初会打,也只是打得软绵绵、有气无力的“噼噼”响,谷粒迟迟打不下来。一个打连枷的好手,绝对是把“噼”声变成“啪”声的,只要“啪啪啪”几下重击,就能使谷物穗子开花,穗粒落地。
  打连枷,连枷飞舞,关键是要能够旋转得起来。人民公社化的学大寨时期,如果是自家自留地的那点麦谷,只要是好天,曝晒脆了,乘中午时分,举起连枷,旋转飞舞,很快会拍打下来的,然而集体就又是一番场景了。特别是在20世纪60年代的牛力不足生产队,打麦场上一铺就是十几亩、二十几亩小麦,等到火辣辣的太阳晒得麦穗起脆翘头,男一队、女一队的连枷手就登场了;一般一队都有10人左右,只见队长一声哨响,连枷手们一字儿排开,伴随着“丰收加油”的呐喊声,“噼啪噼啪”的连枷声,连枷的片叶一起一落,协调统一,你追我赶,互不示弱,展示了“争上游、比贡献”的追星赶月风采,让人看了兴奋不已,有种欢呼雀跃的热腾感。
  当年阜宁、射阳、滨海、建湖等一些参加生产队集体打连枷的能手至今仍深切感到,如果说大机器大生产的出现,培育了产业工人组织性、纪律性的可贵品质,那么,像打连枷这样一种“场头似战场”的劳动形式,也培养了农民的集体合作意识。
  今天还有人记得“一夜连枷响到明”的古诗句吗?骄阳似火的麦收季节,村庄的场头、农民家前屋后的自留地边,还有过“噼噼啪啪”的打连枷声响吗?要有,还得去博物馆或收藏家那里找一把连枷来学习、演示一下吧!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闭窗口]  

滨海新闻网    滨海县新闻宣传中心主办
技术支持:滨海人才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11060847号-2